风尘下

←_←

睡前故事

侵删啊,有搬运童话故事的啊啊啊
我大概是个智障
@灰姑娘,白雪公主,小红帽,美人鱼

“泰亨呐。”
金泰亨被小奶音从梦中唤醒,迷迷糊糊摸摸他有点婴儿肥的脸颊。低沉的声音,因为刚醒有一种黏腻的色情意味。他伸出手,把小家伙抓进自己的被窝,轻轻拢了拢被角。
入秋了,天气转凉了呢。
“嗯……我的智旻怎么了?”
“泰泰,我睡不着。”
“那……给你讲故事,嗯?”
“嗯,好。”
“我给你讲灰王子和美男狼的故事(ง •̀_•́)ง。”
“什么呀?是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,不对不对,是小红帽,啊呀,乱七八糟的啦(๑• . •๑)。”
“不是的,是智旻尼记错了呀。好了,现在闭上眼睛,听我讲故事,乖。”
金泰亨把他往自己身边揽了揽,把胳膊垫在脑袋下,一道细细的,被窗帘割碎的光,正好照着他高挺的鼻子上。他微微低着头,看着朴智旻的发旋,他的头发正散发着诱惑的光。金泰亨忍不住吞了口口水。
朴智旻抬眼看他。视线正对上他那双极好看的眼睛,然后向下移,是很男人的喉结。它温柔地鼓动着,发出厚重的,深情的声音,能唱最让人无法拒绝的情歌。
“在遥远的一个国度里,住着一个国王和王后,他们渴望有一个孩子。于是很诚意的向上苍祈祷。
不久以后,王后果然在一个叫釜山的城市里,捡到了一个可爱的小王子,这个男孩的皮肤白得像雪一般,双颊红得有如苹果,头发乌黑柔顺,因此,国王和王后就把他取名为智旻……”
“啊呀泰亨,我要打你了╭(°A°`)╮”
“你要我讲故事的呀。听下去吧,我的小家伙。泰泰编的很累的。
智旻王子在国王和王后的宠爱之下,逐渐长大了,终于成了一个人见人爱的少年。他善良、有爱心、经常和动物一起玩耍。森林的动物,像猪大哥jin、兔忙内田柾国、小马厚比、毛毛虫里兜、熊大suga都喜欢他,因为智旻会给他们吃食物,还会唱歌跳舞给它们听。个性善良犹如天使般的智旻,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。。”
“╭(°A°`)╮什么呀泰泰……”
“可是,好景不长,智旻小王子的母亲突发奇想离家出走了。
国王为了小智旻,就迎娶了一位新王后,可是,这位新王后却是个坏心眼的女人。她虽然很美丽,但是个性很骄傲、暴躁。尤其她最恨别人比她美丽。
新王后有一面很奇特的镜子,从镜子里可以得到一切你想知道的答案。
所以,王后经常对着镜子问:“魔镜、魔镜,谁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?”
“全世界最美的女人就是你,王后。😂😂”
可是,有一天,当王后再问魔镜同样的问题时,魔镜却回答说:“现在智旻小王子比你美丽。”
新王后听了非常生气。决定让他成为灰王子。
她从达克星球带回自己的两个女儿并害死了国王。对智旻开始了无休止的虐待。
“快去打扫,扫完以后还要去做饭哟!”新王后一直命令男孩做东做西的,却让自己的两个女儿在一旁玩耍。
小智旻总是在炉灶旁,灰头土脸地工做着。所以坏心眼的姐姐们便常嘲笑、捉弄他。
“好讨厌啊!多么脏的王子呀!”“而那个脏王子就是灰王子!”“是啊!他叫灰王子”“好有趣呀!”
因此小智旻就这样被称为“灰王子"。
而且因为营养不良,总是长不高。”
“我要打你了金泰亨(ง •̀_•́)ง”
朴智旻伸出小脚丫去踢金泰亨的腿,金泰亨坏坏的笑着,夹住了他的脚丫子。
“你的脚好凉啊。”
他说着,把智旻的另一只脚丫也勾了过去,夹在腿间,用自己的温度温暖着冰凉的小脚。
朴智旻一下羞红了脸,把整张小脸埋在他的胸口,闷闷的奶音羞羞地说着:“继续说吧。≧﹏≦”
“呵。小东西。
另一个国度的王子发出请帖,邀请王宫里的孩子。
贵族孩子们接到王子的邀请后,都欢欣雀跃。
在国王的家里,两个姐姐也收到王子的请帖:“太好啦!去王宫必须穿漂亮点呀!”“是啊!要穿件引起王子注意的漂亮衣裳呀!”“我要穿那件衣服呢?穿那双鞋呢?”“头部要怎样装饰才好看呢?”两个姐姐完全乐歪了。舞会来临的当天。灰王子仍然得打扫房间。
“灰王子,你慢吞吞的干什么?还不快点扫!”姐姐们开始责骂智旻。智旻边提着水桶走出去,边伤心得抽抽噎噎地哭了。
活好不容易干完,他走进自己简陋的小阁楼里。看到映在镜子上的脸都是灰尘与污垢,而身上所穿的衣服又这么脏。不禁悲伤起来。
“我好想去参加王子的舞会呀。”
灰王子想到舞会,内心好兴奋,可是这身肮脏的打扮,怎么能够进入王宫,参加王子的舞会呢?
“灰王子!你死到那里去了!还不快来帮我忙,再不快点,就要耽误舞会呀!”姐姐们大呼小叫着。智旻急急忙忙地赶到姐姐们的身旁,听候使唤,一点也不敢偷懒。
姐姐们焦躁不安地说。老实的灰王子按照姐姐们的吩咐,替姐姐们梳头穿衣服。姐姐们不知道该穿那件衣服,东挑西选在那边大声吵叫着。不过,不管姐姐们如何地打扮,坏心眼的姐姐们一点都不漂亮。
反正智旻最好看了。不接受反驳。”
智旻红着脸,想把脚丫子抽回来,却被夹得更紧了。只能乖乖缩在v的怀里。偷偷看他半眯着眼讲故事的样子。
“马车来了。两个姐姐由王后带着,装模作样地矫饰了一番,然后出去了。当马车走后,智旻好寂寞好可怜喔!
这时候要是泰泰在多好呢?对吧智旻。”
“啊啊,嗯……不是,谁要你在呀……(╯3╰)”
“灰王子在火炉旁开始抽抽噎噎地哭了。啊啊,泰泰啵啵一下就不哭了,对吧?”
“才不是╭(°A°`)╮”
“ 呜呜……呜呜………他独自伤心地哭着。“喂!喂!”突然有人站在灰王子背后叫他。智旻吓了一跳,转头一看,是猪大哥jin站在那儿。jin一边吃着薯片一边问智旻说:“你为什么哭呢?”灰王子擦干眼泪说:“我想参加王子的舞会!”大哥点点头说:“这有啥困难的!”“可是我这身肮脏的打扮,怎么能够去王宫呢?”
jin笑了。“好,好!你真是个心地善良的好男孩,我一定让你去参加王子的舞会。”
大哥拿着一根吸吸乐,轻敲地上的星球杯。
“kkkkk泰泰,我要告诉大哥。”
“啊!”多么奇妙啊!转眼间,南瓜变成漂亮的马车。 原来大哥是个魔术师呀!灰王子大吃一惊。
jin微笑说:“你看!车辆有了。可是还缺少马匹!”
于是叫小马厚比出来,然后拿拐杖轻触兔忙内,忙内立刻变成车夫。
“好了,可以上车了。”
大哥终于吃完了从小马厚比口中抢来的士力架,对智旻说。
但灰王子不肯上车。 于是大哥说:“咦?为什么不快上车?”
“可是……我……。”
“噢!原来如此呀!我这个老糊涂,你穿这身脏衣服怎么去王宫呢?好!好!你稍等一会儿!嘛穆!嘛穆!………”
jin口中嚼着鸡翅,然后用吸吸乐触摸灰王子的衣服。
转瞬之间,灰王子的脏衣服已经变成耀眼夺目的新衣。
“哇!好漂亮呀!”灰姑娘不由得大叫一声。
“这么一来,你就是个漂亮的王子啦!智旻王子呀,你一定要在12点前回来……”大哥说。
“筋哥,谢谢您,我去啦!再见了!”
智旻王子催赶着马车,往王宫的方向驶去,心里无比地兴奋和紧张。”
“kkkkkkkkkk啊呀,泰亨呐,这么吃,筋哥要减多少肥啊,要回归了啊。”
智旻觉得自己快笑到劈叉了。倒在v的怀里气都喘不过来。两只小脚在他的腿间不安分地蹭了蹭去。
金泰亨觉得自己再不出场简直就是禽兽(ง •̀_•́)ง
“王子的宫殿在森林外,离家有很长一段路。灰王子刚走进森林,就遇到一只大野狼。大野狼装出和善亲切的笑容说:
"可爱的小王子,你要去哪儿?"
小智旻不知道大野狼是喜欢智旻的大坏蛋,因此笑咪咪的回答说:"大家都叫我灰王子,不过我叫智旻哦,我要到森林外头的城堡去参加舞会。"
大野狼蹑着脚,悄悄的跟在智旻的后面。他伸出尖尖的爪子,张开大大的嘴巴,保护着小智旻。
一个猎人从树后面跳出来,挥起斧头正要砍小王子。
大野狼急忙伸出大爪子抓住了猎人的斧头,被划伤了手。小智旻仍然继续往前走。走了一会儿,灰王子看到路边有一片野花,开得又香又美。"哇!好美的花儿,摘一些送给王子,他一定会很高兴的。"
小智旻蹲下来,快乐的摘花。大野狼又躲在大树后面偷看,大野狼心想:"你能不能回头看看我,我就在这里呀。"”
“〒_〒泰泰,这只大狼怎么那么温柔啊。我都有点喜欢他了。”
“你当然得喜欢他,我的傻智旻。
可是智旻王子只是自顾自走着,没有回头看。”
“不行不行!坏泰泰,你快让他回头啊。”
朴智旻的小脚踢蹬着,挠的金泰亨心里一阵一阵的痒痒。
“别急别急。
狼爱上了人类,但是他不是人类,他决定去找密林深处的精灵王子帮他,王子让他用那美丽的歌喉作交换,他同意了。
苏醒后,大野狼变成了帅气的人类小伙,他躺在王子和智旻举行婚礼的大船上,他见到了智旻,想告诉他,他有多爱他,从第一眼起。
可是他没了歌喉,无法说话,成了哑巴。王子可怜他,收留了他。他每天都为智旻写故事,虽然那双手是如此的疼痛,但一直都在为他心爱的智旻王子写故事。
有一天夜晚,他被五位兄弟呼喊,他变成人类将会得到惩罚,得知他的事后,他们用专辑换取了一把匕首,让他将匕首插入智旻王子的胸膛,将王子的鲜血浇洒在自己的双手上,不然,将在日出之时变成清晨第一缕光。
因为深爱着王子,大野狼在第二天清晨带着匕首一起回到森林里,变成了一束光消失了。”
“没了……没了吗?”
“嗯。”
“为什么为什么?”
“智旻,如果这样的大野狼要吃了你,你愿意吗?”
他蛊惑人心的声音啊。
“我……愿意的。”
“那如果,泰泰是那只愿意为你成为一道光的大野狼呢?”
“不要不要泰泰╭(°A°`)╮你要做什么傻事?”
金泰亨无奈地摸了摸他的宝贝总是有点迟钝的小脑袋,低头轻轻亲了亲他的发旋。
不能说的只有爱啊。
“智旻,睡吧。”

fin

所以,说谎了

“很幸福啊……真的啊……嗯……她对我很好……工作也好……嗯,那好,再见吧,玧其哥。”
放下电话,像被抽干了力气,摊坐着,等待着天黑。
眼泪就那样不受控制地黏着在他的脸上,家里空荡荡的,安静的,寂寞的,连呼吸声都显得奢侈至极。
朴智旻忽然想起,那个人说过的话:“你该感谢我还在呼吸。”想着想着就在泪眼里笑了起来。
很感谢,他还在呼吸。
感谢,他出现在他的生活里。
感谢,他在他的生命里逗留那么多年。
感谢,所有的记忆都与他有关。
朴智旻依旧守着电话,他在等,等闵玧其突然打电话来,突然说“我爱你”。
朴智旻对自己发誓,等他,等到三十五岁,然后,就结婚,生两个孩子。
忘了他。
朴智旻,可以忘了闵玧其。
可是朴智旻,很爱很爱闵玧其。
所以说谎了。
“智旻啊,最近过得怎么样?……我要出新专了……泰亨回国了……那个女孩,怎么样……哦……那就好……我女朋友来了,先……挂了,智旻。”
其实是没办法再说什么了。一旦生活变成平行线,他就再也无法介入另一条平行线的生活。
他甚至羞于言说那一点过去,那一点现在,只是怯怯的,颤抖着,随便找点话题。
那些古板的,寂寞的话,却终于让他越来越思念那个孩子。
想大声说“我爱你”,想不顾一切地跑去拥抱他,想说“不要和她在一起了,看看我吧”,想把他带到家里介绍给每一个家长……想给他更多更多幸福。
可是他说,他很幸福啊。
那一切都失去了理由。
只有闵玧其知道,他有多爱朴智旻。
所以说谎了。

雨停之前

朴智旻已婚注意,双向暗恋注意,短到晕针注意

朴智旻
雨夜,是静止着流转的。肉眼已经无法辨识时间的流逝,只有雨记得这一时空的变化。就像被隔绝一样,这里,暂时是真正的干净的寂寞着。
朴智旻缩在被窝里看着推特,看着来自这个世界形形色色的评论,有恶意的,有善意的,有批判的,有赞美的,只有他真正的自我站在这一切的灰色地带,好坏参半。
而这一切评论,其实都已经属于故去,或者属于未来,永远不属于现在。
这一年,朴智旻觉得自己老了很多,不是外形在抛弃他应有的年轻,是世界,在逼着他衰老。
从一开始那个会因为咒骂哭泣的孩子,到现在平静的糯米团,朴智旻不知道,也不想知道,这样好不好。他无暇顾及自己的变化,只是任由自己随着时间慢慢的改变,好或者坏,在忙碌里会被冲淡,在寂寞里会燃成灰烬。
他很寂寞。
朴智旻爱过田柾国,所以现在他很寂寞。
那是多久前的事了,久到他都已经忘了,那是怎样的故事,那是怎样的疯狂,那是怎样的纯真无邪。
他只是隐隐约约的还记着,自己是怎样为了一口雪糕而感动,自己是怎样为了一点亲密而紧张,那些丝丝入扣的又微不足道的感觉,没有像那些往事一样变成鸡毛蒜皮,而是日益放大放大,清晰清晰,纠缠纠缠,变成了一个心结,系成了一个不那么漂亮的蝴蝶结,一开始是粉嫩的,后来,颜色也老去,可是那个结终于是永远也解不开了。
说不上悲伤,说不上愉悦,那个结在那里,就像给他漏水的心上了一把锁,告诉他,他也曾心有所属,有枝可依。那就足够了。
而寂寞,也不过是少年时求而不得的余痛,缠绵悱恻,晦朔不明。
“宝贝,明天我去医院产检。”
“……我陪你。”
回答完后,愣神了很久,突如其来的熟悉感,把他击的溃不成军。
朴智旻把自己重新装回被窝里。
泪水湿润了八月的被褥,竟有点微凉。
雨,还在淅淅沥沥的下。有个孤独的人拥住自己无法入眠。

田柾国
成为电台MC之后,他就更加热爱深夜了。
特别是现在。
雨下着,城市睡着,没有风,没有凉意,只是他醒着,想着,在另一个城市,有一个人他也醒着。
这种独一无二的莫名的默契让他心满意足。甚至在电台里发出悦耳的笑声,轻轻的,少年气已经越来越少,却终究没有留下沧桑,只是一抹浅淡的,少年时无果的暗恋留下的水渍,倔强而深情地氤氲在了他的没一缕声调里。
让他越来越像那个他爱的人。
让他越来越确信他爱那个他爱的人。
田柾国爱朴智旻,这个世界不用明白。只要田柾国一个人记着就好。他不是愿意和别人分享的人,特别是与那个人有关的一切:他送他的戒指,他送他的耳环,他给他的每一句赞美,甚至是已经消失在肚子里的每一顿饭……他手掌的大小,他的肩膀宽度, 他的脆弱……他的未完成的吻。
田柾国想着,吻了吻他送的戒指,那是再便宜不过的一对对戒中的一个,做工粗糙,可是很有特点。至于另一个,田柾国知道朴智旻把它藏了起来,或者,不见了,不过那也不重要了。只要他手指上的那一个还在。
“下雨了,我想起…我曾经深爱的人……他应该不在听我的节目,因为他不会开车……呵,他总是傻乎乎的,连车都不会开……”
“他一直不知道,其实我喜欢他,比他喜欢我更久……我不说……”
“他还一直不知道我爱他,虽然我们从来没有在一起过……可是我知道我们互相喜欢着。并且这件事只有我知道……”
“我们是同乡人,我们是流浪者……最后我们都没有回到自己的故乡,也没有找到彼此深爱的那个人……”
“我不知道……他会不会像我一样想念,想念那个无忧无虑,干干净净的年代……想念那段无果的暗恋。”
“或者,他会不会偶尔想起我,然后……”
“我希望他想起我时……依旧会热泪盈眶。”
“晚安,我的少年。”
田柾国关了设备,锁上门离开。
雨大概快要停了,不大,打在身上竟是有点凉。
他想等雨停了就回家,哪怕他并不知道,家在何方。

fin

也许明天 17

南俊真爱
朴智旻,在我这儿,请你尽情地去自私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rm
一辈子说长不长说短不短,十年一梦也不过是从屋里到屋外的距离。少年时代的纠纠结结在一场告别后终成盛夏的泡影。
防弹解散了。
所有人都欠下一句离别。所有人都欠下一个关于爱的故事。
有人留在了军队,有人接着做他们的艺人。
大哥终于和一个同样温柔的女孩结婚,一起做他们的演员梦。郑号锡也有了自己的爱人,继续跳舞。闵玧其依旧慵慵懒懒过着他的日子,熬着夜为下一个防弹创作未来。金泰亨在那段感情结束后开始酗酒,不知去向。田柾国选择了摄影,被不同的女孩追的焦头烂额。
只有朴智旻,离开了娱乐圈,离开了韩国,却离不开他对田柾国的爱情。
也只有金南俊会一直守望他,像年轻时守望那个少年一样。原来他一直都是那个过分坚定的人。不需要回应,不需要回报,只是这样望着他,陪他度过或好或坏的人生,就会很满足。
他们,一个在韩国,一个在漂泊。
那个不会说西语的男人在异国他乡的热情里,再也没有少年时纯真的笑容。
告别一段感情,何其不易。朴智旻买下去法国的票。却买不了遗忘。
金南俊在韩国买下去西班牙的票,决定和那个人一起生活。
他不知道的是,一颗无果的心没有停泊。
无怨无悔只是这个聪明人的一厢情愿,痴心不悔也只是这个聪明人最后的愚钝。
可是如果他甘心等待。
一切的一切都是幸运。
西班牙的太阳很暖。朴智旻今天还没回来。

end

船的爱情 3

“荷兰人啊,你知道吗,船长永远离开了海洋。”
玛丽是这样 永远停泊在空港上,她硕大的船身几乎占据了整个港湾,可是她已经不是这世界上最好的船了。
同样的,一艘不再扬帆起航的船也不再有一个或好或坏的船长。
这艘可怜的船,这个可怜的女孩,永远的在时间里失去拥抱远洋的力量,她还不明白,她的伟大的船长已经死去,她伟大的过往已经消逝,她的传奇甚至不会被带到下一个世纪。
她那样倔强地等待,等待一个不可能的人归来。
亦如她的船长。
而荷兰人,他已经过了退役的年龄,却还带着一船的灵魂在漂泊,在流浪。
他在寻找,在寻找那只天边的麻雀。或者说寻找自己的天命。
他坚定不移地认为老杰克就应该属于大海,生在大海咸涩的海浪里,死也会留在海水里,沉入海底,或者让海鱼分割他的肉体。
多久了。寻找了多久了。
小铁匠已经老得像当年的barbossa,gibbs死在了龟岛,矮子失去了双腿,被他的伙伴扔进了大海,贝克特已经被他的祖国遗忘,坟头荒草丛生,没有了鲜花,barbossa的女儿已经成为新一任海盗王,而她父亲的尸首已经腐烂在波塞冬的坟塚。。。
无论生与死,悲哀都有条不紊地吞噬着大海上的每一个灵魂。它优雅又可怖。它只对那只麻雀暴风骤雨,狂躁而残酷。
但不论如何,海的子孙后代始终在海上。
“荷兰人,船长离开大海后再没来看我。听说他结婚了。”
死人是不会结婚的,荷兰人很想摸着她的桅杆告诉她。
死人也不会有爱情。
荷兰人又不可抑制地想起那一天,那么多天不断的回忆让老朽的船只颓败无力,连朗姆酒都救不了他的灵魂。
人类总是说,接近死亡的灵魂擅长回忆,不知道这句话对船是否适用。
是了。
杰克被扔下水后,荷兰人就找到了正在猎杀海盗的玛丽。女孩的脸上染着鲜血,一阵阵散发着迷人的血腥味。她疯了一样向自己冲来。却因为铁匠的一句“想知道麻雀去了哪里吗?”蓦然停下,“他死了。”她和她的船长如出一辙的神情,在波涛里搁浅。
她没有哭,他也没有。
那个奇怪的海军只是瞪大了他的眼睛,他破碎的脸在风里,似乎下一秒就会被撕破,像那一年贝克特撕碎的文件那样,随风而逝。
salazar爱老杰克。
是令人钦佩也令人发指的溺爱。他可以杀尽天下所有的海盗,唯独冒着叛国的风险保护着杰克老麻雀。哪怕他无数次的背叛,哪怕他游戏一样把他燃尽在魔鬼的口中,哪怕是他亲手把自己变成怪物。
他盲目的追求着麻雀。就像被海雾迷了眼的水手。
可是海雾并不存在,麻雀,或许也根本不存在。
时间久了就这点不好,哪怕是说了一万遍的往事,在第一万零一遍时你也会怀疑它的真实性。
经过那么多年的打磨,时间的添油加醋,那些往事,是真也是假。
但荷兰人清晰地记得那个不再英俊的西班牙人,用他带着西班牙口音的英文告诉大海上每一个可能的生灵:
“我会找到他。”
他说。
那个男人忘记了自己的使命,放弃了一切,只为在这世间再见那个人一次。
可是他是诅咒里的怨灵,这世界不能容他。他却不知道。
他的海早已不是人间的海。他的海早已不是麻雀飞翔的海。从那只麻雀背叛他的那一刻起。他就已经被剥夺了作为人的权利。salazar,海上屠夫,他的爱恨,对人而言都已经没有意义。
可他与她无知的天真的船一样,什么也不知道。
他们拼命地找啊找,找到的只有永夜里凄冷的海水,漫无边际。
于是那么多年漂泊之后,salazar,终于踏上了陆地,哪怕死一死也要找到那个拿着朗姆酒烂醉如泥的娘娘腔,他深爱的宠溺的杰克老麻雀。他只想看一眼那个老东西。
他如此希望老杰克还活着。
即使污秽已经让他面目全非。
然后他把玛丽停泊在这里,就再也没回来。
故事到这里,是不是就应该结束。
荷兰人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越来越疲惫,那不是船应该感受到的疲惫,他知道自己的一部分灵魂已经死去,另外的部分苟延残喘,也已不具备任何意义。
所有人都有了他们应该有的结局。
他想明白了,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就突然想明白了。
荷兰人爱杰克,那只麻雀,那只没有自由就会死去的麻雀。
而如果记得他的只剩下荷兰人,这样的记忆也已经不值一提。
荷兰人知道,是时候了。是时候让这段故事永远成为一个谜。
那一天,海港边所有的人都聚集在这废弃的港口。
一位衣衫褴褛的老人,用空空的眼眶望向无尽的大海,他一手里拿着朗姆的空瓶,喂到干涸的唇边却得不到一滴水的滋润。
“我。。。要去最美的天边,赴一个约会。”
他说。
他看向的地方,那里有两艘巨大的船在近海燃成了夏末的最后一声叹息,直到秋日降临。

船的爱情 2

all杰 轮X预警 荷兰人才是真爱预警 下一章应该萨杰真肉肉出没
我想要爱心(ง •̀_•́)ง谢谢
http://weibo.com/ttarticle/p/show?id=2309404135661786558937

船的爱情 1

一直在想怎么没有船杰这种美好的cp的啊,所以就来发有点小虐的荷兰人×杰克好了
无节操预警,船员杰预警
cp众多,本章主铁船,船杰

http://weibo.com/u/6318957112

也许明天 16

我们终将结婚生子,而这不过是少年时你来我往的一场游戏。等你们长大,和正确的,虽然并不如此深爱的人地久天长,就会明白,那些年少时的深情,本就脆弱不堪,甚至是不堪回首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jin
20多岁活出了80岁的样子,一个月里好像进了两次医院。
朴智旻有时候怀疑,自己还能不能活到防弹彻底解散。他是悲观的。无论是对爱情还是生活,还是他的事业,朴智旻有着这个年纪不应该有的悲观和过分的细腻。
他翻看着手机,听着田柾国很喜欢的歌。然后偷偷用余光去看那个他深爱的少年。
田柾国就坐在床边,看着自己的手发呆。rm说过那里锁着一个人的命运,朴智旻却认为,那里什么也锁不住。
和队长一样田柾国是一个对生活粗鲁的人,不一样的是,他对病人也可以说是笨拙。他会在你说冷时给你盖被子,可是,被子却把手上的针头打了出来。然后他着急着去找护士,脚却不小心勾到了挂水的杆子,掀翻了一堆药。朴智旻疼的龇牙咧嘴,他又不知所措,甚至说不出一句安慰的话,只是讷讷的看着讷讷的着急着,像第一次做错事的孩子,对这个充满错误的世界有着无可奈何的慌乱,他就那样狠狠攥着他的手,好像要把什么重要的东西忍回去,眼眶却被憋的红彤彤的。
朴智旻想到这里,忍不住笑了起来。奶音特有的甜腻在小小的房间里荡漾开。
他一笑就会眯起眼睛,这很可爱,可是也很可悲,如果他睁着眼,他也许就会看见田柾国痴绝的眼神,和他唇角不经意间流露出的那一丝上扬的宠溺。
有些感情不是光靠理智就能控制的,它就像个恶魔,浸润在你的一举一动中。
例如田柾国爱着朴智旻,例如朴智旻深爱着田柾国。理智只能让你沿着命运给你的生活走向所有人的终点。幸不幸福,与理智并无关系。
只是那时的少年还顶着对未来的期望生活着,他们背负着理智,背负着自以为是的使命,沉重又轻佻,谁也不愿意再开口说一句我爱你。
门被打开了,大哥最近安静了很多,似乎是很疲惫,又似乎真的是感受到了什么悲哀。
他一直是队里最温柔的人,他细致的照顾着所有人,虽然有时候是孩子王,却又真的担负着家长的责任。
朴智旻觉得他在伤心,在犹豫,他知道忙内复杂的感情,在吞噬着这个团队的花样年华。而金硕珍应该是其中最无辜的受害者。
“哥。”“哥,辛苦了(๑• . •๑)。”
大哥招招手让田柾国出去,田柾国有些犹豫。
朴智旻却只是事不关己地研究起保温壶里的汤汤水水。然后抬头冲大哥笑。
“柾国啊,就一会。”
朴智旻看着田柾国缓缓转身,他的回眸里有着他瘦小的身影,就印刻在那双纯粹的眼睛里,像是藏在少年身体里的被珍爱的怪物,朴智旻还不确定那是不是爱,和自己对他一样热忱的爱,他已经再也赌不起。
然后门又被缓缓地关上。灯昏昏暗暗让人看不清真相。
“智旻,和泰亨分手吧,不要一错再错。男人和男人,不会幸福。”
有点讨好意味的笑意就僵冷在朴智旻的小脸上,冰冻成一片痴枉的哀情。
“哥,我已经不幸福了。我喜欢田柾国,这注定我一生不幸。”
“智。。。智旻你不是在说胡话吧?柾国。”
“我和泰亨在一起,可是我喜欢田柾国,我们的忙内。无可救药地喜欢。”
金硕珍觉得自己维系了许久的理智就此崩塌,他看见一堆乱七八糟缠绕着的命运线摆在他眼前,连带着三个人甚至防弹一起岌岌可危。
他没办法生气,没办法愤怒,他只是恐惧,只是颤抖。
朴智旻就那样努力淡漠地看着大哥颤抖着,脸色苍白着,手指甲却抠进细腻的皮肉里去,深深的,像他对田柾国的爱意,深不可测地终于要刻到命运里去,没有血肉模糊,却斑驳着更残忍而隐晦的痛,在拳头大小的心脏里分散着名为痴情的悲痛与无奈。
爱上一个人,有时真的无可奈何。不论是一见钟情的见色起意,还是日久生情的深思熟虑。爱突如其来,抵死缠绵。它让人破碎,也让人更勇敢。
朴智旻依旧爱着,深爱着田柾国,所有人都可以知道,所有人都可以做出任何评价,除了田柾国。
他已经不想再让这个心里的人知道朴智旻有多爱他。爱到坚不可摧。爱到绝望。
“智旻,你会忘了他……你们还那么小,你会忘了你有多爱他……有一天,这些你自以为海枯石烂的情感,会和鸡毛蒜皮一起,躲进生活里……智旻……这里是韩国……男人需要的是女人……”
他说着,突然抽抽噎噎地哭了起来。
仿佛一切都是他的罪过。
朴智旻只是看着他,面无表情。
一辈子,朴智旻决定了的,一辈子的事,一辈子忘记一个人。
首尔大街上的人们已经脱去了冬装,今年的春衣单薄一如往昔,医院里的空调依旧开着,发动机呜呜作响,鸣泣着一段不可能的哀情。

也许明天 15

爱,或者被爱,只要存在就是奇迹。        suga
防弹回归时,春雪还没消融。银装素裹的假象依旧欺骗着迟钝的观众。
打歌期过后,时间又回到它该回到的位置,一切生活终于又变得井然有序。
朴智旻因为吃错了东西在闹肚子,金泰亨就任劳任怨的陪在他身边,像一个合格的爱人。
应该这样说,金泰亨就是一个合格的爱人。
在朴智旻眼里,他简直是完美的,完美的让他动摇,完美的让他心碎,完美的让他有罪恶感。而是场欺骗一旦开始,就无法瞬间停止。
于是生活还要继续,甜蜜也依旧掩人耳目。
闵允琪明白他们之间的漏洞会越来越多,有一方盲目地拼命填补,另一方就会更残忍地挖出更多的缝隙
他就这样作为局外人看着,看着他们互相伤害又不自知,不知道是该为自己自私的爱慕欣喜还是该为他爱的人的痛苦而痛苦。
闵允琪很爱他,闵允琪很爱朴智旻。他可能比这里所有人都爱他,所以,他可能比这里所有人都举步维艰。
他只能看着静静的看着,如果有幸,或许可以抚慰朴智旻的痛苦,如果不幸,就永远不会被编排入他的剧集中。
有时候会发狂一样地嫉妒金泰亨,嫉妒田柾国。他们的幸与不幸都可以光明正大的与那个人相关,只有自己不行。
朴智旻对此一无所知。
某天金南俊对他说的:“爱他就要告诉他,让他知道让他心疼,让他纠结。否则一切努力都显得那么不值得。”闵允琪知道就是这个智商奇高的人在爱情上卑微的小伎俩,但是无法否定,他心动了。
于是那天这个傻子就彻夜未眠徘徊在他的门前,他想,如果那个孩子起夜,就不顾一切和他告白。可是屋里的人只是安安静静的睡了一个晚上,偶尔发出一些磨牙声也很可爱。于是相爱的奇迹也终究没有发生,但是暗恋的奇迹,却有条不紊的侵蚀着闵允琪的生命。
他发现那一夜无眠后,自己喜欢他的心情更加浓郁了。
即使那个不知情的人在醒来后,是傻傻地对她说了一句:“哥,你黑眼圈超重啊。”后面跟着那只泰迪狗。
艳丽的粉红色很衬他的皮肤,让他整个人都显得非常惊艳。这是个奇迹。
闵允琪发现自己越来越乐观,越来越容易发现生活中的美了,这种近乎自嘲的想法,让他昏昏暗暗的生活变得容易。army最近也说老爷爷也变年轻了,糖竟然会撒娇之类的话,她们看到了生活的热情,却不知道这热情里夹带的绝望和无奈。
金南俊是离suga最近的人。但作为一个聪明人,他更擅长于逃避。信奉着眼不见为净的教条,他总有理由不看见那对恋人。那样的逃避,让他变得更冷静。
金南俊发现这是场单方面的恋爱。金泰亨不是最终的赢家。
于是他可能是这个屋子里最冷静的人,也是最轻松的人。
大哥和hope并不能接受同性间的爱情。他们都是传统的韩国人,是传统得不能再传统的韩国男人,可是他们明白在这样的感情里,谁都不是错的人,他们不会真正出口祝福,因为他们眼里这样的感情不会长久,有时是孩子的冲动,有时是心血来潮,用这样的说辞安慰自己不安的心,于是他们的不安也没有怎样真正影响这些有准备的人。
这是韩国,如果你爱上一个不该爱的人那你注定不会幸福。在这个认知上,田柾国栽了跟头,但谁也说不清,这是不是又一场塞翁失马的戏码。
“我肚子还是好疼。”“乖,我们去医院吧。”“我不想打针。”
金泰亨手足无措的挠着自己的头,对他真的是一点办法也没有。
于是田柾国终于清醒过来,却又像还在梦里一样,抱起朴智旻就出门,这个屋子里的时间就像定格了,所有人都只是呆楞地望着他,包括他怀里的小哥哥。然后田柾国一低头吻了吻他白净的额头,催眠一样说着:“我带你去医院。”朴智旻就呆呆点了点头。
他们永远不会知道金泰亨在那一瞬间的表情。
但他们知道,那个一向有些冲动的金泰亨,没有发出任何声音。
田柾国猜测,这代表着屈服,或者退出。

致爱

等到长大,成人,远离那座小城,在这里漂泊无定,在那里四海为家,也看过悲欢离合,也经历酸甜苦辣,猛然回首,才发现,原来我所说的想念你,更接近于自私地想念那个被宠爱的无法无天的孩子,更像是自私地怀念那段不用瞻前顾后的时光。
你就在门前,久久望着我,好像望着一个忘记回家的孩子。你在等我归来,像千千万万个傍晚,你系着围裙,佝偻着背,而我,有时弄丢了书包,笑出两颗新掉的牙,有时和弟弟一路扭打,只为争你身边的位置,有时哭得稀里哗啦,只因为不懂事的小孩说了句你是我外婆…一幕幕,都那样恋恋不舍地烙刻进我的骨肉。
然后你用并不标准的普通话,对我说:“奶奶喜欢你,小家伙。”
然后因为这一句承诺,我爱上这个世界。
奶奶。
我好想你。
在每一个夜里都想你。
你是不同与母亲的存在,你是无法割舍的存在,你是我寂寞孤独痛苦的存在。
也是因为你,所有悲伤都显得渺小,所有哀痛都显得轻盈,所有沉重都变得幸运…
因为你,会永远在我耳边,告诉我你有多爱我。
你或许不知道,有个你深爱的孩子,她的生命因为你如此幸福,如此勇敢。
可是你,已经那么老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