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尘下

←_←

迟钝者

1.
首尔的夏天快要过去,等第一阵风归来时,终于是秋天的街景。
朴智旻窝在沙发里,赤着脚丫,看着电视,索然无味的剧情,正消磨着世人的爱情。他打了一个哈欠,眼神飘忽着,终于还是飘到了田柾国身上。
他在窗边的沙发椅上,太认真地看着手机。偶尔露出一丝暧昧不清的笑。
有点怀念,那个只对他露出这种微笑的kookie了。
没来由的思念,没来由的寂寞。明明就在身边,却让他更思念他。
朴智旻和田柾国在一起十年了。
就像说好的一样。
朴智旻没有告诉田柾国他的肌肉已经没有以前那么结实,可是他脸上的痘疤却依旧粗糙。
田柾国也没有告诉朴智旻,他的肚腩已经有点发福了,可是他的身体明明越来越瘦,他的眼睛下方的眼袋,眼尾的纹路越来越像一个中年男人,仿佛写满了芜杂的生活。
还有,他永远不会开口说,田柾国已经不那么爱朴智旻了。
田柾国依靠在座椅上,抚摸着手机的边缘,仔仔细细看了一眼手机屏保,屏幕上不再是那个人的笑眼,而是一个陌生的女人,大概是个当红女星。记不清了。
总之,他觉得自己已经没有,至少没有那么爱那个人。
而这个真相让他觉得不寒而栗。
他记得第七年的时候,两个人还如胶似漆,到了第十年,一切突然变了味道。
不明白,太多人吹嘘着七年之痒,其实感情就像做了坏事,躲过了七年,躲不过第十年。
如果要失去的话,那爱情的出现,到底有什么意义。
田柾国歪过头看了他一眼,虽然已经不再年轻,不再光鲜,甚至变得市井,变得不再鲜活。
可是他在光下,依旧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美好。
他有点心动。
是那种第一次看他跳舞,和每一次看他在舞台上流光溢彩的心动。
田柾国不知道,这种入侵式的感觉还算不算爱情。
他也不知道,陷于习惯的生活,还配不配言说爱意。
他只是把眼神飘回到手机上,说了一句:“哥,做爱吧。”
余光里的朴智旻,像受惊一样,猛的抬起头,用带着惊恐也有些期待的眼神盯着窗边那个并没有看自己的人。
然后像突然泄了气,低下头,说了一句:“不了,今天我们都很累了。”
冷淡,说不清是谁先开始,这算不算一种默契。
朴智旻看向窗外,车水马龙也风花雪月。
“田柾国,我……”他想说“我们能不能重新来过”,大概是因为明明暗暗的灯光,开口却成了:“我去玧其哥那儿住几天。”
华灯初上,就是还没有万家灯火时的繁华,万家灯火后,生活更多的是重复的寂寞。
2.
“玧其哥……”“智旻……你怎么来了?”“我来住几天,如果不方便的话……”“快进来,今年那么热的。”
闵玧其伸手拿过他不多的行李,有点心疼手指间他的皮肉瘦弱的触感。
闵玧其爱朴智旻,他的爱意就像一段密码,能解密的人很多,唯独缺了这个小孩,写这段密码的人也不觉得可惜,只是觉得这样守护着,也是一种幸福。
闵玧其忘记了去写曲子,帮小家伙,或者直接说为他理好东西,就陪着他喝着牛奶,坐在沙发上看电视。他把小脚丫缩在沙发的缝里,小手捧着奶递在唇边。讷讷的什么也不说,看着那部不怎么精彩的电影,也没什么表情。
闵玧其想,他还是老样子,虽然多了丝木讷,但依旧可爱,甚至因为多了一丝求不得的悲情,更加美好。
就这样看着他,闵玧其觉得自己可以这样看着他,看到天荒地老。
“我有点饿了。”
小家伙歪过头冲他不好意思地一笑,红红的脸颊透着年轻时的调皮。
闵玧其爱极了这样的小孩。
爱极他的眉眼,他的唇,他的温柔,他的迟钝,他的痴情……
每一瞬,他都觉得自己只能更爱他。
“想吃什么?”“想吃你烧的面了。”“啊,哥烧的太难吃了,走吧,韩牛。”“嗯嗯。”
小孩几乎是跳到了鞋边,却怎么也打不开鞋带,闵玧其笑着揉了揉他的头,让他坐在椅子上,自己蹲下身,慢慢地解着那个百转千回的结,他是不是很紧张,闵玧其觉得掌中不大的脚有点颤抖,可是小孩并没有说拒绝。
他又伸手,把小孩的裤腿向上撩了点,手指若有若无地触摸他的脚踝,他的脚踝长的很秀气,像他整个人一样,是跳脱开性别的秀丽,是不会让人惊慌的美好。
朴智旻楞楞地坐着,已经是大人了,他知道这是什么。
可千疮百孔的心,不让他拒绝这样的爱意。
想找个人填补啊。
他原谅了自己的不轨,原谅了自己的沉沦。原谅了自己如此沉迷于爱情。
“玧其哥,今天,是我和他的……十周年纪念日。”“是吗,已经十年了。”“我想,离开他,我也能生活。”“嗯,我陪你。”
十年了,朴智旻不明白,为什么明明什么也没丢,却也什么也没剩。
天还那么早,适合去疯狂。
两个人订了情侣机票。
西班牙。
虽然他们不会说西语。
3.
朴智旻没回来的第5天。
田柾国打电话,他没有接。
吃了六桶方便面,出门遇见了金硕珍。一起泡吧。
在一个23岁女孩身上找到了恋爱的感觉。
朴智旻没回来的第12天。
田柾国想他,想起他烧的菜,不是很好吃,想起第一次接吻时他惊慌失措的样子。
想起他爱他。
朴智旻没回来的第23天。
田柾国辞了职。
遇见了金泰亨。他和郑号锡牵着手逛街,一起喝了杯奶茶,味道过甜,是朴智旻的口味。
于是他多买了一杯。
朴智旻离开的第57天。
田柾国离开韩国。
西班牙。
4.
“走吧,我们回家吧。”“哥,我今天想吃烤鱼。”“好好好,吃烤鱼。”
那个人像极了朴智旻。
田柾国站在巴塞罗那的街道上,突然不知所措。

无声告白

有原创女出现,并且是故事叙述者

1.
Salazar走了,我终于陪伴你走过了生命的末尾。像一个深爱你的妻子一样,用虔诚而忠贞的眼泪祭奠。
他们都静默着,不说话,我也不知道我的眼泪到底有没有意义。或许没有或许有。
不过这一切已经无所谓了。我这一生,因为一个人,已经做过太多类似的事情。
值得或者,不值得。
我不计较或者是没有办法计较。
我活着或者是早已死去。
Chao,Salazar. Chao,Armando.
2.
我卖掉了你留下的庄园,在离海最远的地方买了一间小屋子,和那只老不死的猫一起生活,看看阳光,看看云,认真看这世界的一切,我第一次知道原来看不见你,生活也可以那么美丽,我现在都没有办法弄懂,我到底爱不爱你了。
Salazar,你不爱我。
你啊,爱他,可是陪你到最后的人,是我。
3.
他叫麻雀,你老了以后经常把我认成他,你会搂着我一遍的喊:麻雀啊麻雀,你要飞到哪去。
然后又痴痴地笑着,你看着我,我却知道,你看的人是他。
我没有见过他,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好。
可是听你说,他也并不是那么好的人。
你说他很脏,想把他扔到水里去,好好洗一洗。他头发很乱,你想把所有的结都解开。他不是那么的高,就正好能搂在怀里。他滑头滑脑,不像什么好东西。他看上去那么多情,却又谁都不爱。你说他爱你,又不敢相信。
我就问你,你爱不爱他。
你不置可否。
可你的眼神,却真真实实的在喊着,我爱他,我爱他,我爱他。爱到痛苦,爱到悲恸。
既然这样,为什么不回头看看我。
没事了,别回头了,我老了。
4.
Salazar,你说,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,他才20出头的样子。他身量还很小,小的像只小麻雀。他甩着他的罗盘,骄傲的,漂亮的,还没有脏脏的胡子,脏脏的辫子,脏脏的身体。远远看上去就是一只海妖,他不唱歌可是会把你勾引住,让你甘心赴死。
于是你就笑,笑着说,你也是死过一次的人了。
第一次被你最爱的人害死,第二次死在最爱你的人的怀里。你的一生是不是有那么一点满足。
可是你并不在意这第二次的死亡。
而我,希望你在意,一下也好,一下就好。
算了,没必要和死人计较。
你慢慢的回忆着你们的第二次相遇。用了大概一个月讲完了一个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故事。
那时你已经变成了一个怪物。寻找了他很多年。
你没有想到原来人类可以老的如此迅速。
等到找到他时,他已经颓废,已经苍老,甚至有点微微发胖。
可是你知道,那就是他。
骄傲的,自由的,哪怕狼狈不堪。
你又一次被他骗进了海里,差点出不来,等你好不容易出来了。他又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。
就是在这次相遇之后,我们结了婚。你记得吗?那时,你看上去40出头,我却是只有22岁。我等了你4年,终于等到了婚贴。
那时我还不知道,我会等你30年。
你说。
第三次见到他。
他终于死了。
5.
Salazar,我不会喂猫,一直不会,那个女仆每天兢兢业业的帮我喂着猫,可是那只猫在你死了之后,就再也不吃东西了。
女仆说,这样的猫很少见。很少有猫忠贞成这个样子。
可是我记得你告诉过我,你喜欢猫,是因为哪怕有一天你死了,它也能好好的活下去。可是它没有。那它还是不是你喜欢的猫。
这只猫叫杰克。
可是它是只母猫。
我一直在猜你到底为什么要给它取这样子的名字。这个名字烂大街的,而且不是西班牙名字,并不好听,并不优雅。虽然它也不是一直优雅的好猫。一只丑陋的玳瑁,调皮的坏姑娘。
它的毛开始有点脱落了,我想它活不了多久,不过没关系,我也活不了多久了。
6.
第三次遇见他。
他死了。
你说着,眼神里突然干净的看不见一丝感情,我以为你在说谎。
可是你从来不是那样的人。
在一次海战中,你们又一次相遇。
他说愿意跟你走,你就乖乖的带他走,你说他像只流浪猫一样,露出羞羞怯怯的却不羁的眼神,他会把你的茶换成朗姆,会不洗澡就躺到你的床上打滚,会和你吵架,也和你讨价还价,他在一个小时内把所有的船员都得罪了一遍,你说在那之后的一年里,所有的船员都想把他扔到海里去喂鲨鱼,你说你也想,可是不舍得。
我说,你不是那么好脾气的人。
你说,他是一个很可怜的人。
我问你,你爱的到底是他,还是他的可怜。
你问我,我到底是爱你,还是爱你的财产。
我们的答案是一样的。
又是不一样的。
7.
他从小一个人漂泊在海上。和不同的人打交道,见过不同的风浪,害怕过无数长夜。被很多人若即若离的爱过,却从来没有一个人真正爱他。
你说,他的眼神告诉你,他想被温暖拥抱,想被保护,想被陪伴,想被爱。
可是他害怕,害怕这样的安稳,会让他失去大海失去自由。
你为什么不告诉他,告诉他,你可以给他他想要的一切。
你只是摇头。
你说你给不了。
可是哪一种爱情的开始,不是因为谎言。
你说,那不是爱情。那是男人与男人之间,不可言说的情感,甚至高于爱情。
你看。
他的存在,是如此复杂。
如果他在,就是风云,可是如果他不在,一切照样规规矩矩的进行。
一旦你死了。
甚至没有人会真正记住他。甚至没有人会承认真正爱过他。
这样的他自由也孤独,快乐也悲伤。
所以你爱他,对吗?
爱他脆弱又华丽的美丽,爱他廉价却高贵的自由。
可是如果你不说,他就永远也不知道自己也曾被爱过。
可是你一旦开口,说出爱那个字,你就不再爱他。
iQue tonto eres!
8.
你说,一年后他就死了。
那个叫麻雀的男人,你像麻雀一样随随便便的死了。
那是一场海战,你说,你很庆幸,他能像一个真正的男人那样死去,而不是金丝雀。
你说,你很幸运。
因为在他死去的那一天,他拿着郎姆酒,并没有喝醉,可是你清清楚楚的听到他说:“Salazar,te amo.”
那是不太标准的西语,模糊的,乱糟糟的,在混战的炮火中,纷飞着。
你说那一刻时间都静止了,你仿佛又看到了那个少年,意气风发,动人心魄。仿佛要永远这样活下去。
可是就在那个时候,你听见了巨大的炮火声。
然后他大喊着你的名字。说……
你到临死前才告诉我,他最后到底说了什么。
他说。
“Salazar,别回头。”
9.
Salazar,那只叫杰克的猫,死了。
我突然很爱它。

睡前故事

侵删啊,有搬运童话故事的啊啊啊
我大概是个智障
@灰姑娘,白雪公主,小红帽,美人鱼

“泰亨呐。”
金泰亨被小奶音从梦中唤醒,迷迷糊糊摸摸他有点婴儿肥的脸颊。低沉的声音,因为刚醒有一种黏腻的色情意味。他伸出手,把小家伙抓进自己的被窝,轻轻拢了拢被角。
入秋了,天气转凉了呢。
“嗯……我的智旻怎么了?”
“泰泰,我睡不着。”
“那……给你讲故事,嗯?”
“嗯,好。”
“我给你讲灰王子和美男狼的故事(ง •̀_•́)ง。”
“什么呀?是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,不对不对,是小红帽,啊呀,乱七八糟的啦(๑• . •๑)。”
“不是的,是智旻尼记错了呀。好了,现在闭上眼睛,听我讲故事,乖。”
金泰亨把他往自己身边揽了揽,把胳膊垫在脑袋下,一道细细的,被窗帘割碎的光,正好照着他高挺的鼻子上。他微微低着头,看着朴智旻的发旋,他的头发正散发着诱惑的光。金泰亨忍不住吞了口口水。
朴智旻抬眼看他。视线正对上他那双极好看的眼睛,然后向下移,是很男人的喉结。它温柔地鼓动着,发出厚重的,深情的声音,能唱最让人无法拒绝的情歌。
“在遥远的一个国度里,住着一个国王和王后,他们渴望有一个孩子。于是很诚意的向上苍祈祷。
不久以后,王后果然在一个叫釜山的城市里,捡到了一个可爱的小王子,这个男孩的皮肤白得像雪一般,双颊红得有如苹果,头发乌黑柔顺,因此,国王和王后就把他取名为智旻……”
“啊呀泰亨,我要打你了╭(°A°`)╮”
“你要我讲故事的呀。听下去吧,我的小家伙。泰泰编的很累的。
智旻王子在国王和王后的宠爱之下,逐渐长大了,终于成了一个人见人爱的少年。他善良、有爱心、经常和动物一起玩耍。森林的动物,像猪大哥jin、兔忙内田柾国、小马厚比、毛毛虫里兜、熊大suga都喜欢他,因为智旻会给他们吃食物,还会唱歌跳舞给它们听。个性善良犹如天使般的智旻,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。。”
“╭(°A°`)╮什么呀泰泰……”
“可是,好景不长,智旻小王子的母亲突发奇想离家出走了。
国王为了小智旻,就迎娶了一位新王后,可是,这位新王后却是个坏心眼的女人。她虽然很美丽,但是个性很骄傲、暴躁。尤其她最恨别人比她美丽。
新王后有一面很奇特的镜子,从镜子里可以得到一切你想知道的答案。
所以,王后经常对着镜子问:“魔镜、魔镜,谁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?”
“全世界最美的女人就是你,王后。😂😂”
可是,有一天,当王后再问魔镜同样的问题时,魔镜却回答说:“现在智旻小王子比你美丽。”
新王后听了非常生气。决定让他成为灰王子。
她从达克星球带回自己的两个女儿并害死了国王。对智旻开始了无休止的虐待。
“快去打扫,扫完以后还要去做饭哟!”新王后一直命令男孩做东做西的,却让自己的两个女儿在一旁玩耍。
小智旻总是在炉灶旁,灰头土脸地工做着。所以坏心眼的姐姐们便常嘲笑、捉弄他。
“好讨厌啊!多么脏的王子呀!”“而那个脏王子就是灰王子!”“是啊!他叫灰王子”“好有趣呀!”
因此小智旻就这样被称为“灰王子"。
而且因为营养不良,总是长不高。”
“我要打你了金泰亨(ง •̀_•́)ง”
朴智旻伸出小脚丫去踢金泰亨的腿,金泰亨坏坏的笑着,夹住了他的脚丫子。
“你的脚好凉啊。”
他说着,把智旻的另一只脚丫也勾了过去,夹在腿间,用自己的温度温暖着冰凉的小脚。
朴智旻一下羞红了脸,把整张小脸埋在他的胸口,闷闷的奶音羞羞地说着:“继续说吧。≧﹏≦”
“呵。小东西。
另一个国度的王子发出请帖,邀请王宫里的孩子。
贵族孩子们接到王子的邀请后,都欢欣雀跃。
在国王的家里,两个姐姐也收到王子的请帖:“太好啦!去王宫必须穿漂亮点呀!”“是啊!要穿件引起王子注意的漂亮衣裳呀!”“我要穿那件衣服呢?穿那双鞋呢?”“头部要怎样装饰才好看呢?”两个姐姐完全乐歪了。舞会来临的当天。灰王子仍然得打扫房间。
“灰王子,你慢吞吞的干什么?还不快点扫!”姐姐们开始责骂智旻。智旻边提着水桶走出去,边伤心得抽抽噎噎地哭了。
活好不容易干完,他走进自己简陋的小阁楼里。看到映在镜子上的脸都是灰尘与污垢,而身上所穿的衣服又这么脏。不禁悲伤起来。
“我好想去参加王子的舞会呀。”
灰王子想到舞会,内心好兴奋,可是这身肮脏的打扮,怎么能够进入王宫,参加王子的舞会呢?
“灰王子!你死到那里去了!还不快来帮我忙,再不快点,就要耽误舞会呀!”姐姐们大呼小叫着。智旻急急忙忙地赶到姐姐们的身旁,听候使唤,一点也不敢偷懒。
姐姐们焦躁不安地说。老实的灰王子按照姐姐们的吩咐,替姐姐们梳头穿衣服。姐姐们不知道该穿那件衣服,东挑西选在那边大声吵叫着。不过,不管姐姐们如何地打扮,坏心眼的姐姐们一点都不漂亮。
反正智旻最好看了。不接受反驳。”
智旻红着脸,想把脚丫子抽回来,却被夹得更紧了。只能乖乖缩在v的怀里。偷偷看他半眯着眼讲故事的样子。
“马车来了。两个姐姐由王后带着,装模作样地矫饰了一番,然后出去了。当马车走后,智旻好寂寞好可怜喔!
这时候要是泰泰在多好呢?对吧智旻。”
“啊啊,嗯……不是,谁要你在呀……(╯3╰)”
“灰王子在火炉旁开始抽抽噎噎地哭了。啊啊,泰泰啵啵一下就不哭了,对吧?”
“才不是╭(°A°`)╮”
“ 呜呜……呜呜………他独自伤心地哭着。“喂!喂!”突然有人站在灰王子背后叫他。智旻吓了一跳,转头一看,是猪大哥jin站在那儿。jin一边吃着薯片一边问智旻说:“你为什么哭呢?”灰王子擦干眼泪说:“我想参加王子的舞会!”大哥点点头说:“这有啥困难的!”“可是我这身肮脏的打扮,怎么能够去王宫呢?”
jin笑了。“好,好!你真是个心地善良的好男孩,我一定让你去参加王子的舞会。”
大哥拿着一根吸吸乐,轻敲地上的星球杯。
“kkkkk泰泰,我要告诉大哥。”
“啊!”多么奇妙啊!转眼间,南瓜变成漂亮的马车。 原来大哥是个魔术师呀!灰王子大吃一惊。
jin微笑说:“你看!车辆有了。可是还缺少马匹!”
于是叫小马厚比出来,然后拿拐杖轻触兔忙内,忙内立刻变成车夫。
“好了,可以上车了。”
大哥终于吃完了从小马厚比口中抢来的士力架,对智旻说。
但灰王子不肯上车。 于是大哥说:“咦?为什么不快上车?”
“可是……我……。”
“噢!原来如此呀!我这个老糊涂,你穿这身脏衣服怎么去王宫呢?好!好!你稍等一会儿!嘛穆!嘛穆!………”
jin口中嚼着鸡翅,然后用吸吸乐触摸灰王子的衣服。
转瞬之间,灰王子的脏衣服已经变成耀眼夺目的新衣。
“哇!好漂亮呀!”灰姑娘不由得大叫一声。
“这么一来,你就是个漂亮的王子啦!智旻王子呀,你一定要在12点前回来……”大哥说。
“筋哥,谢谢您,我去啦!再见了!”
智旻王子催赶着马车,往王宫的方向驶去,心里无比地兴奋和紧张。”
“kkkkkkkkkk啊呀,泰亨呐,这么吃,筋哥要减多少肥啊,要回归了啊。”
智旻觉得自己快笑到劈叉了。倒在v的怀里气都喘不过来。两只小脚在他的腿间不安分地蹭了蹭去。
金泰亨觉得自己再不出场简直就是禽兽(ง •̀_•́)ง
“王子的宫殿在森林外,离家有很长一段路。灰王子刚走进森林,就遇到一只大野狼。大野狼装出和善亲切的笑容说:
"可爱的小王子,你要去哪儿?"
小智旻不知道大野狼是喜欢智旻的大坏蛋,因此笑咪咪的回答说:"大家都叫我灰王子,不过我叫智旻哦,我要到森林外头的城堡去参加舞会。"
大野狼蹑着脚,悄悄的跟在智旻的后面。他伸出尖尖的爪子,张开大大的嘴巴,保护着小智旻。
一个猎人从树后面跳出来,挥起斧头正要砍小王子。
大野狼急忙伸出大爪子抓住了猎人的斧头,被划伤了手。小智旻仍然继续往前走。走了一会儿,灰王子看到路边有一片野花,开得又香又美。"哇!好美的花儿,摘一些送给王子,他一定会很高兴的。"
小智旻蹲下来,快乐的摘花。大野狼又躲在大树后面偷看,大野狼心想:"你能不能回头看看我,我就在这里呀。"”
“〒_〒泰泰,这只大狼怎么那么温柔啊。我都有点喜欢他了。”
“你当然得喜欢他,我的傻智旻。
可是智旻王子只是自顾自走着,没有回头看。”
“不行不行!坏泰泰,你快让他回头啊。”
朴智旻的小脚踢蹬着,挠的金泰亨心里一阵一阵的痒痒。
“别急别急。
狼爱上了人类,但是他不是人类,他决定去找密林深处的精灵王子帮他,王子让他用那美丽的歌喉作交换,他同意了。
苏醒后,大野狼变成了帅气的人类小伙,他躺在王子和智旻举行婚礼的大船上,他见到了智旻,想告诉他,他有多爱他,从第一眼起。
可是他没了歌喉,无法说话,成了哑巴。王子可怜他,收留了他。他每天都为智旻写故事,虽然那双手是如此的疼痛,但一直都在为他心爱的智旻王子写故事。
有一天夜晚,他被五位兄弟呼喊,他变成人类将会得到惩罚,得知他的事后,他们用专辑换取了一把匕首,让他将匕首插入智旻王子的胸膛,将王子的鲜血浇洒在自己的双手上,不然,将在日出之时变成清晨第一缕光。
因为深爱着王子,大野狼在第二天清晨带着匕首一起回到森林里,变成了一束光消失了。”
“没了……没了吗?”
“嗯。”
“为什么为什么?”
“智旻,如果这样的大野狼要吃了你,你愿意吗?”
他蛊惑人心的声音啊。
“我……愿意的。”
“那如果,泰泰是那只愿意为你成为一道光的大野狼呢?”
“不要不要泰泰╭(°A°`)╮你要做什么傻事?”
金泰亨无奈地摸了摸他的宝贝总是有点迟钝的小脑袋,低头轻轻亲了亲他的发旋。
不能说的只有爱啊。
“智旻,睡吧。”

fin

所以,说谎了

“很幸福啊……真的啊……嗯……她对我很好……工作也好……嗯,那好,再见吧,玧其哥。”
放下电话,像被抽干了力气,摊坐着,等待着天黑。
眼泪就那样不受控制地黏着在他的脸上,家里空荡荡的,安静的,寂寞的,连呼吸声都显得奢侈至极。
朴智旻忽然想起,那个人说过的话:“你该感谢我还在呼吸。”想着想着就在泪眼里笑了起来。
很感谢,他还在呼吸。
感谢,他出现在他的生活里。
感谢,他在他的生命里逗留那么多年。
感谢,所有的记忆都与他有关。
朴智旻依旧守着电话,他在等,等闵玧其突然打电话来,突然说“我爱你”。
朴智旻对自己发誓,等他,等到三十五岁,然后,就结婚,生两个孩子。
忘了他。
朴智旻,可以忘了闵玧其。
可是朴智旻,很爱很爱闵玧其。
所以说谎了。
“智旻啊,最近过得怎么样?……我要出新专了……泰亨回国了……那个女孩,怎么样……哦……那就好……我女朋友来了,先……挂了,智旻。”
其实是没办法再说什么了。一旦生活变成平行线,他就再也无法介入另一条平行线的生活。
他甚至羞于言说那一点过去,那一点现在,只是怯怯的,颤抖着,随便找点话题。
那些古板的,寂寞的话,却终于让他越来越思念那个孩子。
想大声说“我爱你”,想不顾一切地跑去拥抱他,想说“不要和她在一起了,看看我吧”,想把他带到家里介绍给每一个家长……想给他更多更多幸福。
可是他说,他很幸福啊。
那一切都失去了理由。
只有闵玧其知道,他有多爱朴智旻。
所以说谎了。

雨停之前

朴智旻已婚注意,双向暗恋注意,短到晕针注意

朴智旻
雨夜,是静止着流转的。肉眼已经无法辨识时间的流逝,只有雨记得这一时空的变化。就像被隔绝一样,这里,暂时是真正的干净的寂寞着。
朴智旻缩在被窝里看着推特,看着来自这个世界形形色色的评论,有恶意的,有善意的,有批判的,有赞美的,只有他真正的自我站在这一切的灰色地带,好坏参半。
而这一切评论,其实都已经属于故去,或者属于未来,永远不属于现在。
这一年,朴智旻觉得自己老了很多,不是外形在抛弃他应有的年轻,是世界,在逼着他衰老。
从一开始那个会因为咒骂哭泣的孩子,到现在平静的糯米团,朴智旻不知道,也不想知道,这样好不好。他无暇顾及自己的变化,只是任由自己随着时间慢慢的改变,好或者坏,在忙碌里会被冲淡,在寂寞里会燃成灰烬。
他很寂寞。
朴智旻爱过田柾国,所以现在他很寂寞。
那是多久前的事了,久到他都已经忘了,那是怎样的故事,那是怎样的疯狂,那是怎样的纯真无邪。
他只是隐隐约约的还记着,自己是怎样为了一口雪糕而感动,自己是怎样为了一点亲密而紧张,那些丝丝入扣的又微不足道的感觉,没有像那些往事一样变成鸡毛蒜皮,而是日益放大放大,清晰清晰,纠缠纠缠,变成了一个心结,系成了一个不那么漂亮的蝴蝶结,一开始是粉嫩的,后来,颜色也老去,可是那个结终于是永远也解不开了。
说不上悲伤,说不上愉悦,那个结在那里,就像给他漏水的心上了一把锁,告诉他,他也曾心有所属,有枝可依。那就足够了。
而寂寞,也不过是少年时求而不得的余痛,缠绵悱恻,晦朔不明。
“宝贝,明天我去医院产检。”
“……我陪你。”
回答完后,愣神了很久,突如其来的熟悉感,把他击的溃不成军。
朴智旻把自己重新装回被窝里。
泪水湿润了八月的被褥,竟有点微凉。
雨,还在淅淅沥沥的下。有个孤独的人拥住自己无法入眠。

田柾国
成为电台MC之后,他就更加热爱深夜了。
特别是现在。
雨下着,城市睡着,没有风,没有凉意,只是他醒着,想着,在另一个城市,有一个人他也醒着。
这种独一无二的莫名的默契让他心满意足。甚至在电台里发出悦耳的笑声,轻轻的,少年气已经越来越少,却终究没有留下沧桑,只是一抹浅淡的,少年时无果的暗恋留下的水渍,倔强而深情地氤氲在了他的没一缕声调里。
让他越来越像那个他爱的人。
让他越来越确信他爱那个他爱的人。
田柾国爱朴智旻,这个世界不用明白。只要田柾国一个人记着就好。他不是愿意和别人分享的人,特别是与那个人有关的一切:他送他的戒指,他送他的耳环,他给他的每一句赞美,甚至是已经消失在肚子里的每一顿饭……他手掌的大小,他的肩膀宽度, 他的脆弱……他的未完成的吻。
田柾国想着,吻了吻他送的戒指,那是再便宜不过的一对对戒中的一个,做工粗糙,可是很有特点。至于另一个,田柾国知道朴智旻把它藏了起来,或者,不见了,不过那也不重要了。只要他手指上的那一个还在。
“下雨了,我想起…我曾经深爱的人……他应该不在听我的节目,因为他不会开车……呵,他总是傻乎乎的,连车都不会开……”
“他一直不知道,其实我喜欢他,比他喜欢我更久……我不说……”
“他还一直不知道我爱他,虽然我们从来没有在一起过……可是我知道我们互相喜欢着。并且这件事只有我知道……”
“我们是同乡人,我们是流浪者……最后我们都没有回到自己的故乡,也没有找到彼此深爱的那个人……”
“我不知道……他会不会像我一样想念,想念那个无忧无虑,干干净净的年代……想念那段无果的暗恋。”
“或者,他会不会偶尔想起我,然后……”
“我希望他想起我时……依旧会热泪盈眶。”
“晚安,我的少年。”
田柾国关了设备,锁上门离开。
雨大概快要停了,不大,打在身上竟是有点凉。
他想等雨停了就回家,哪怕他并不知道,家在何方。

fin

也许明天 17

南俊真爱
朴智旻,在我这儿,请你尽情地去自私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rm
一辈子说长不长说短不短,十年一梦也不过是从屋里到屋外的距离。少年时代的纠纠结结在一场告别后终成盛夏的泡影。
防弹解散了。
所有人都欠下一句离别。所有人都欠下一个关于爱的故事。
有人留在了军队,有人接着做他们的艺人。
大哥终于和一个同样温柔的女孩结婚,一起做他们的演员梦。郑号锡也有了自己的爱人,继续跳舞。闵玧其依旧慵慵懒懒过着他的日子,熬着夜为下一个防弹创作未来。金泰亨在那段感情结束后开始酗酒,不知去向。田柾国选择了摄影,被不同的女孩追的焦头烂额。
只有朴智旻,离开了娱乐圈,离开了韩国,却离不开他对田柾国的爱情。
也只有金南俊会一直守望他,像年轻时守望那个少年一样。原来他一直都是那个过分坚定的人。不需要回应,不需要回报,只是这样望着他,陪他度过或好或坏的人生,就会很满足。
他们,一个在韩国,一个在漂泊。
那个不会说西语的男人在异国他乡的热情里,再也没有少年时纯真的笑容。
告别一段感情,何其不易。朴智旻买下去法国的票。却买不了遗忘。
金南俊在韩国买下去西班牙的票,决定和那个人一起生活。
他不知道的是,一颗无果的心没有停泊。
无怨无悔只是这个聪明人的一厢情愿,痴心不悔也只是这个聪明人最后的愚钝。
可是如果他甘心等待。
一切的一切都是幸运。
西班牙的太阳很暖。朴智旻今天还没回来。

end

船的爱情 3

“荷兰人啊,你知道吗,船长永远离开了海洋。”
玛丽是这样 永远停泊在空港上,她硕大的船身几乎占据了整个港湾,可是她已经不是这世界上最好的船了。
同样的,一艘不再扬帆起航的船也不再有一个或好或坏的船长。
这艘可怜的船,这个可怜的女孩,永远的在时间里失去拥抱远洋的力量,她还不明白,她的伟大的船长已经死去,她伟大的过往已经消逝,她的传奇甚至不会被带到下一个世纪。
她那样倔强地等待,等待一个不可能的人归来。
亦如她的船长。
而荷兰人,他已经过了退役的年龄,却还带着一船的灵魂在漂泊,在流浪。
他在寻找,在寻找那只天边的麻雀。或者说寻找自己的天命。
他坚定不移地认为老杰克就应该属于大海,生在大海咸涩的海浪里,死也会留在海水里,沉入海底,或者让海鱼分割他的肉体。
多久了。寻找了多久了。
小铁匠已经老得像当年的barbossa,gibbs死在了龟岛,矮子失去了双腿,被他的伙伴扔进了大海,贝克特已经被他的祖国遗忘,坟头荒草丛生,没有了鲜花,barbossa的女儿已经成为新一任海盗王,而她父亲的尸首已经腐烂在波塞冬的坟塚。。。
无论生与死,悲哀都有条不紊地吞噬着大海上的每一个灵魂。它优雅又可怖。它只对那只麻雀暴风骤雨,狂躁而残酷。
但不论如何,海的子孙后代始终在海上。
“荷兰人,船长离开大海后再没来看我。听说他结婚了。”
死人是不会结婚的,荷兰人很想摸着她的桅杆告诉她。
死人也不会有爱情。
荷兰人又不可抑制地想起那一天,那么多天不断的回忆让老朽的船只颓败无力,连朗姆酒都救不了他的灵魂。
人类总是说,接近死亡的灵魂擅长回忆,不知道这句话对船是否适用。
是了。
杰克被扔下水后,荷兰人就找到了正在猎杀海盗的玛丽。女孩的脸上染着鲜血,一阵阵散发着迷人的血腥味。她疯了一样向自己冲来。却因为铁匠的一句“想知道麻雀去了哪里吗?”蓦然停下,“他死了。”她和她的船长如出一辙的神情,在波涛里搁浅。
她没有哭,他也没有。
那个奇怪的海军只是瞪大了他的眼睛,他破碎的脸在风里,似乎下一秒就会被撕破,像那一年贝克特撕碎的文件那样,随风而逝。
salazar爱老杰克。
是令人钦佩也令人发指的溺爱。他可以杀尽天下所有的海盗,唯独冒着叛国的风险保护着杰克老麻雀。哪怕他无数次的背叛,哪怕他游戏一样把他燃尽在魔鬼的口中,哪怕是他亲手把自己变成怪物。
他盲目的追求着麻雀。就像被海雾迷了眼的水手。
可是海雾并不存在,麻雀,或许也根本不存在。
时间久了就这点不好,哪怕是说了一万遍的往事,在第一万零一遍时你也会怀疑它的真实性。
经过那么多年的打磨,时间的添油加醋,那些往事,是真也是假。
但荷兰人清晰地记得那个不再英俊的西班牙人,用他带着西班牙口音的英文告诉大海上每一个可能的生灵:
“我会找到他。”
他说。
那个男人忘记了自己的使命,放弃了一切,只为在这世间再见那个人一次。
可是他是诅咒里的怨灵,这世界不能容他。他却不知道。
他的海早已不是人间的海。他的海早已不是麻雀飞翔的海。从那只麻雀背叛他的那一刻起。他就已经被剥夺了作为人的权利。salazar,海上屠夫,他的爱恨,对人而言都已经没有意义。
可他与她无知的天真的船一样,什么也不知道。
他们拼命地找啊找,找到的只有永夜里凄冷的海水,漫无边际。
于是那么多年漂泊之后,salazar,终于踏上了陆地,哪怕死一死也要找到那个拿着朗姆酒烂醉如泥的娘娘腔,他深爱的宠溺的杰克老麻雀。他只想看一眼那个老东西。
他如此希望老杰克还活着。
即使污秽已经让他面目全非。
然后他把玛丽停泊在这里,就再也没回来。
故事到这里,是不是就应该结束。
荷兰人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越来越疲惫,那不是船应该感受到的疲惫,他知道自己的一部分灵魂已经死去,另外的部分苟延残喘,也已不具备任何意义。
所有人都有了他们应该有的结局。
他想明白了,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就突然想明白了。
荷兰人爱杰克,那只麻雀,那只没有自由就会死去的麻雀。
而如果记得他的只剩下荷兰人,这样的记忆也已经不值一提。
荷兰人知道,是时候了。是时候让这段故事永远成为一个谜。
那一天,海港边所有的人都聚集在这废弃的港口。
一位衣衫褴褛的老人,用空空的眼眶望向无尽的大海,他一手里拿着朗姆的空瓶,喂到干涸的唇边却得不到一滴水的滋润。
“我。。。要去最美的天边,赴一个约会。”
他说。
他看向的地方,那里有两艘巨大的船在近海燃成了夏末的最后一声叹息,直到秋日降临。

船的爱情 2

all杰 轮X预警 荷兰人才是真爱预警 下一章应该萨杰真肉肉出没
我想要爱心(ง •̀_•́)ง谢谢
http://weibo.com/ttarticle/p/show?id=2309404135661786558937

船的爱情 1

一直在想怎么没有船杰这种美好的cp的啊,所以就来发有点小虐的荷兰人×杰克好了
无节操预警,船员杰预警
cp众多,本章主铁船,船杰

http://weibo.com/u/6318957112